B站搞综艺,靠什么突围?

2021-08-24 12:09      来源:毒眸官方号

这个夏天B站有点忙。

今天,B站新的音乐综艺《我的音乐你听吗》官宣了超级唱作联盟阵容名单,正式接棒去年口碑作品《说唱新世代》。此前七夕,B站还上线了一档恋爱相亲综艺《90婚介所》。算上之前传出消息的舞蹈竞演节目《上下舞千年》和生活观察类综艺《屋檐之夏》,四部自制综艺都将陆续在B站开播。

毒眸注意到,已经播了两期的《90婚介所》看起来与传统的相亲综艺并无二致,但它似乎又带着一点 “新世代气息”:节目中收入、车子、房子等现实因素不是主要衡量标准,它强调年轻人观点与价值观的交流,比起目的性较强的婚恋,它的主张更倾向于交友。

而这个节目调性,结合它的播出平台B站,似乎十分合理:做年轻人感兴趣和有需求的内容,强调体验而非结果。

《90婚介所》只是B站2021年自制综艺的“第一枪”。问题随之而来,在综艺扎堆上线的这个夏天,入局的新玩家B站凭什么有自信能突出重围?

年轻多样的B站综艺

如果将2021年下半年B站的自制综艺看做一个整体,会发现 “年轻人的成长”始终是B站综艺策划的共同关键词。

相对于传统相亲综艺,《90婚介所》浓郁的年轻化色彩直观地体现在嘉宾身上。

男女嘉宾大多是90后甚至95后,而嘉宾们的职业也更具备新世代群体的特征。既有传统的互联网产品经理、程序员、律师,也有剧本杀MC、纪录片导演、音乐人等小众职业。第一位出场的女嘉宾韩笑,是一位90后游戏运营,穿着一身JK制服出场,自称生活方式很“宅”’,出场时弹幕反馈多为友好而非猎奇,这在传统婚恋节目并不常见。

同时,节目男女嘉宾进行的内容碰撞,也是年轻群体关注的话题,表达形式也带着新世代人群的直接与独立。

如第一期节目中,男女嘉宾关于“是否丁克”进行交流。一位不支持丁克的男嘉宾认为生子是“让生命更有厚度”,也是为了“人类文明传承”,而支持丁克的韩笑提出想要为自己考虑:“平时的工作已经占据我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所剩无几的这点自由时间,我想投入到我喜欢的东西上面去。”

图源:B站截图

最终韩笑在进行两次选择之后,配对失败,独自离开。观察室里社会学学者沈奕斐一针见血地指出,她对男嘉宾们“并不太感兴趣”,没有做好进入一个长期的亲密关系的准备。

沈奕斐

不少弹幕恍然大悟,直呼跟自己的状态一样,从男女嘉宾没有牵手成功的理由联想到自身,产生了理解和共情。

这个过程里观众或许能够感知到《90婚介所》的两个特色。一方面,它为年轻人自身成长服务,展现的是年轻一代的情感问题与恋爱价值观;另一方面,它无形中承担着“镜像”的功能,年轻人们未必知道如何发展一段亲密关系,而这时出现的《90婚介所》,成为了年轻人关系发展中的镜像,能以自审的形式了解年轻人自身的真实恋爱观。

这种关注年轻人成长的策划理念,贯穿B站自制综艺的始终。《90婚介所》之外,B站《我的音乐你听吗》《上下舞千年》《屋檐之夏》三档自制综艺也都遵循着这个内容逻辑。

《我的音乐你听吗》(以下简称《你听》)是B站在《说唱新世代》之后推出的第二档音综,常驻导师有薛之谦、戴佩妮和许嵩组成,搭配鲜听团代表梁翘柏、谭晶,以及朗朗、凤凰传奇、阿朵和华语乐坛一众实力音乐人等嘉宾。根据节目目前透露的信息,《你听》不会聚焦于说唱这一个分支,而是覆盖整原创音乐领域。

网络也出现了《你听》录制路透,路透中的选手大部分是95后甚至00后,其中包括此前《上线吧华彩少年》选手卞子严、金曲奖新人提名莫宰羊、新生代创作人刘瑾睿等。

市场各类音综节目层出不穷,但《你听》的特别之处在于,相比成熟的歌手,节目更加关注年轻一代想要通过音乐来表达什么。

同样的特点在《上下舞千年》与《屋檐之夏》身上依旧明显。《上下舞千年》是B站与凭借《唐宫夜宴》《洛神赋》频频出圈的河南卫视联手,打造的一档中国风主题的舞蹈竞演节目,会有多支顶级舞团参与节目,“以舞会友”。而国风内容,已经是年轻市场上的主流品类之一。

《屋檐之夏》则是由老房东和年轻租客组合共居的生活观察综艺,让人生前辈和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关注的是年轻群体如何与前辈们相处,如何发展出成熟的社会关系。

仔细观察这些节目,会发现它们与年轻群体紧密相连,B站关注着年轻人成长过程中冒出的需求,它的自制综艺也深深植根在年轻群体身上。年轻人在困惑什么,他们就生产什么。这种贴近于自身成长的综艺内容,更容易引起年轻观众们的共鸣。

哔哩哔哩副总裁杨亮在演讲中就曾表示:“年轻人不是流量,也不是数据,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陪伴他们度过有重要意义的节点,共同成长,成为他们的朋友。”

众所周知,品牌的未来都攥在年轻人的手里,但知易行难,如何才能真正和年轻用户做朋友?最核心的还是能洞察到其喜好,满足其需求——2亿多年轻活跃用户的B站社区,就成为了一个很好的数据库。

社区生态之上的B站OGV

以《90婚介所》为例,它聚焦90后的情感价值观,同时与B站站内情感内容形成映照。

B站12周年庆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提到,情感类内容是B站增长最快的五个内容品类之一,在过去一年,情感内容同比增长91%。

《你听》背后则是B站原创音乐内容的迸发。数据显示,2020年1月B站音乐创作者规模已超过50万人,每月诞生的原创及自制音乐作品在1000首以上,B站音乐区的视频总互动量已突破22亿次,弹幕总数超3.2亿条。

B站音乐区

B站的PUGV音乐生态让B站了解到了用户的需求,而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B站开始打造《你听》,以自制内容对社区生态内容进行补充与升级,同时刺激站内原创音乐内容进一步发酵。

《上下舞千年》的逻辑同样如此。国风内容是年轻市场的主流板块之一,而在B站上,国风内容早早就有了大片拥趸。

据了解,2019年B站的国风爱好者就超过4000万。今年河南卫视“端午奇妙游”水下国风舞蹈《祈》刷屏B站,相关视频最高播放量超过608万,弹幕数量达到1.9万,B站舞蹈区也聚集了大批国风作品创作者和忠实粉丝。《上下舞千年》既是为年轻市场提供优质的国风内容,也是对B站站内国风内容生态的呼应。

《屋檐之夏》体现的代际沟通、年轻人初入社会的不适等等问题,这是目前离开学校、走进社会的年轻人所需要面对的“门槛”,B站为不知如何处理代际关系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观察窗口,也为站内代际观察性内容进行补充。

虽然内容题材并不相同,但2021年B站重点自制的这几档综艺,彼此之间并不割裂,而是以年轻化形成串联,以B站各类生态内容为基础,进行延伸与升级。

站内生态为综艺内容提供基础,而综艺内容也对站内内容生态反哺,吸引更多创作者生产内容。

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就曾表示:“OGV是为了契合PUGV生态下的用户诉求,做自制内容是对生态的反哺和补充。”

从传播的上下游来说,PUGV生态也让B站成为了综艺视频长尾传播的最佳场所。《说唱新世代》热播后,不只是剧集选段,二次创作在站内获得了较高的播放。同时,选手们集体入驻,不断更新视频也持续为B站注入新的内容。B站就拥有了自己的说唱音乐品类,现在说唱歌手也很习惯在B站发歌了,这对生态非常有价值。

《说唱新时代》选手懒惰入驻B站

毒眸此前分析过,B站的OGV内容更多是为了促进社区的内循环。为了保证OGV和社区生态的统一性,B站更需要考虑不是追求规模,而是强化平台内部的长短协作。

OGV和PUGV的生产和流通逻辑有着很大不同,需要进一步打通。而外部的长视频们也已经做起了自己的下游平台,尽管社区还没有形成,但B站应该抓紧这个时间窗口,去加速内容生产,进一步牢固地建立自己的内容壁垒。

B站这个夏天势必忙碌。

文 | 龙承菲

编辑 | 赵普通

编辑:自由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