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综艺” 如何看起来不“那么普通”

2021-04-24 01: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她综艺”扎堆上,横扫热搜的同时也引发热议,豆瓣4.2分的《听姐说》,效果不尽如人意;一堆女演员选秀,为啥三个男班主任来带?“姐姐”看得审美疲劳?“三姑六婆”也有戏!女性综艺在玩梗的同时,凸显“她综艺”所涵盖女性独立和女性表达的题中应有之义,才是爆款之姿。

姐姐玩脱口秀,有点尬

“我不是什么美女,但我也追求极致的‘五关’(五官),关灯,关水、关窗、关房门、关车门”,这是女性脱口秀《听姐说》里尚雯婕的发言,还挺有梗。《听姐说》这档全国首档女性脱口秀,邀请18位成名女艺人,“以女性视角切入社会热点话题,以脱口秀的喜剧形式传达女性态度,展开一场Talk大战。”

女性脱口秀在“她综艺”横空出世,但效果不尽如人意,豆瓣4.2分。向观众输出明星既定人设没啥新意:应采儿是“妈圈顶流”,鄂靖文是捧不红的星女郎,金铭是童星伤仲永,玲花(凤凰传奇)歌红人不红,从一开始就没有先声夺人。观众对姐姐们的不专业印象深刻,迷之喜剧节奏,也令人纳闷,这节目的脱口秀总编剧,可是《奇葩说》超级有梗的小鹿。凭借出色的表现,小鹿成为《奇葩说》第七季亚军,迅速走红。

如果脱口秀是一项冒犯的艺术,姐姐们的跨界脱口秀因为技术问题,以及偶像包袱等问题,还停留在营销自身、开爆八卦的阶段,比如莫小棋打瘦脸针导致脸僵错过戏约、黄小蕾追过大张伟被拒,没有跟更广泛的观众产生共情。不过近期节目中,姐姐似乎告别鸡汤文,有了不少辨识度。比如黄小蕾说,“爱情中女人要被动,对不起,我没长腮,憋不住!憋不住爱,也憋不住恨!”堪称“爽言爽语”。

“姐姐”审美疲劳了,“阿姨”来了

女性综艺一箩筐,要想打破审美疲劳占据C位,就得拿出十八般武艺。《姐姐妹妹的武馆》《姐姐妹妹的茶话会》,没水花;《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成团了,那姐C位,缺惊喜。最近热闹起来了,《妻子的浪漫旅行》里天天都有蒋勤勤对陈建斌的“爱恨交加”,《妈妈,你真好看》最绝,让“她综艺”从“姐姐”为主咖直接拓宽到“阿姨”,甚至“奶奶”。瞄准50+的“七大姑八大姨”,让这些爱穿花衣服、舞丝巾的阿姨没时间催婚,而是走模特步出道。

节目中的妈妈们一改操劳的形象,每一位妈妈都是自信且美丽的存在。经过岁月的沉淀,妈妈们自有各自独特的气场。而每一位妈妈也有着不同的性格,除了幽默热情的妈妈们,自然也有安静恬淡的妈妈们。幽默的妈妈们能为节目提供丰富的笑点,而安静的妈妈们,则更能引起网友们的共鸣,仿佛在舞台上紧张的妈妈,就是自己的平凡母亲。

节目中,不论是李斯丹妮妈妈登场时的自信T台步,还是吴昕妈妈东北味十足的诗歌朗诵,都在展现属于她们那一代人的喜好和一路走来岁月赋予她们的魅力。面对超模班主任和主持人的提问,妈妈们的气质依旧拿捏到位,金句频出。“留住青春不放,今天的我最年轻”,还是“我们爱怎么穿就怎么穿,爱怎么美就怎么美,我们自己喜欢最重要”,这样表现妈妈们年轻心态的宣言,将全场气氛都带动起来,化解了比赛带来的紧张感。而小考阶段,女儿们与妈妈们的“日常互损”,更是一出喜剧,妈妈们纷纷靠着自身独特的气质和幽默的语言,得到了班主任刘雯、胡军的喜爱,也获得了全网观众的喜爱,纷纷成为“儿子粉”和“女儿粉”。“阿姨”们后续如何继续制造看点,还有待观察。

选女演员,被嫌弃的男导师有话说

最热闹的要数优酷新综艺《我是女演员》,#张哲瀚龚俊合唱当#成功挤上热搜话题前列,阅读量破亿;作为节目的“教导主任”,刘涛更是凭借着“在线磕CP”的业务能力成功解锁多个话题。

一群年轻漂亮的女演员在台上进行古装表演大PK,为的是挖掘更加优秀的女演员,解决“古装女主”流量断层的大问题。除了教导主任刘涛,都是男导师,也引发争议。刘涛说是男导师配小花,“绿叶配红花”!一部《山河令》让龚俊、张哲瀚火到不行,现场担任“代课老师”,把《天问》唱到飞起,能不质疑男导师的业务能力吗?还有人担心,这是男性视角凝视和规范下的女性成长。

其实在男导师那里,并不刻意强调本节目“女性节目”的调性,而重在演技养成。严屹宽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表示,自己很认可节目最终目的是培养女演员,“我是来和学员分享我二十多年的影视创作经验和专业院校学习的心得技巧的。”自己其实害怕那些来参加真人秀的学生,他并不避讳“有些学员是冲着‘秀’来的,生活中的情绪演得很好,但真正上舞台演得不好,这不是我想要的。”

想和新入行的年轻女演员说什么?从《隋唐演义》《倾世皇妃》,到《新萧十一郎》,严屹宽一直被网友视为“古装颜值天花板”,严屹宽表示,最初的执着梦想不能丢掉,丢了就没了,”这个时代飞速变化,多了灿烂,少了沉淀。我会坚持下去,一直用演员的要求约束自己。”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自由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