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综艺变成尬聊,别让创新成了噱头

2019-04-19 00:30      来源: 齐鲁壹点

最近有两档好似孪生兄弟一样的综艺同期播出,这就是同样聚焦师徒关系的《我们的师父》和《少年可期》,两档综艺都开启了师徒综艺的新模式。虽然类型有了创新,但是两档节目看下来,却让人觉得有些不知所云。

徒弟拜的是什么师?师徒之间怎样传承?如果不能完成好这一课题,那么节目就成了师父的个人秀以及师徒之间的尬聊。

《我们的师父》和《少年可期》前后脚上线,而且节目模式如出一辙,都是年轻的后辈向年长的前辈拜师学习,共同度过三天两夜的生活。韩国之前有一档名为《家师父一体》的同类型节目,让观众们怀疑国内综艺又开始抄袭作妖了。

不过韩国版权方SBS电视台官方回应说《少年可期》节目组与他们有版权合作,但他们并未向《我们的师父》出售过版权。

《我们的师父》节目总导演孔晓曾称,这个节目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她与画家黄永玉的一次交谈,让她萌生了创作一档让年轻艺人与师父同吃同住、感受大师精神的节目的想法。

不管引进也好抄袭也罢,这种师徒综艺的新类型是此前国内综艺节目中所没有的,它为真人秀创造出了一种新型人物关系。

此前的真人秀节目中有亲子、夫妻这样的家庭型关系,有情侣、朋友这样的伙伴型关系,还有像《我和我的经纪人》中那样的工作型关系,而师父和徒弟之间这样的学习型关系却是首次出现。

《我们的师父》中,于晓光、大张伟、刘宇宁、董思成四位徒弟处于不同年龄段,拜师的对象有演员牛犇、主持人倪萍等。而《少年可期》则是乐华七子向音乐前辈拜师,腾格尔、郑秀文当起师父。

虽然节目的创新是好的,定位也是正向的,但是两档节目看下来,却让人觉得不知所云,言之无物。韩愈老夫子早就说过,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者也,但是在《我们的师父》和《少年可期》里,却难见传道、受业、解惑的地方。

《我们的师父》第一期拜师牛犇,如果不说这是档师徒综艺,还以为是探访养老院的节目。其中对牛犇生活的养老院做了方方面面的展示,食堂、健身房、活动室……而他们的主要活动就是给师父买冰激凌、吃食堂、包馄饨。唯一点题的就是牛犇讲述了自己当年拍戏不带助理,拍电影时腿被狗咬伤还坚持拍下来。如果是通过这样来学习老艺术家敬业吃苦的精神,那直接做成访谈节目就好了,为什么要搞成三天两夜的同吃同住呢?

在节目里,徒弟的身份有演员、歌手、综艺人,而师父则有演员牛犇和主持人倪萍,本来就不在一个领域里的一群人凑在一起能学习什么呢?在第3期节目里,徒弟们还向倪萍请教起减肥秘籍,更是让人觉得风马牛不相及。

《少年可期》中的师父人选虽然都聚焦在了音乐界,可却也是有点不务正业。前两期节目里,腾格尔带着乐华七子来了趟内蒙古民俗体验之旅,玩摔跤、吃美食。腾格尔还搞出了误把护肤水当做洗发水的乌龙,比起学习音乐,节目更喜欢呈现两代人之间代际误会造成的笑点。而请来郑秀文当师父时,郑秀文则变成了健身教练,让徒弟们身下压着榴莲做平板支撑。

三天两夜的共同生活连熟悉还来不及,何谈学习?师父们侃侃而谈的个人秀和徒弟们之间的嬉笑打闹变成了两张皮,只能靠字幕鸡汤来强行升华主题。这让师徒传承变成了一个伪命题,当节目形式大于节目内容,创新就只是一个噱头,一具空壳。

编辑:自由行

相关阅读